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全职赘婿 > 第226章太子要反!国君出巡!

第226章太子要反!国君出巡!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  
      本太子知道,你们二人真的贪了一些,但与你们上交给我的,根本对不上。
  
      你们当国君是傻子吗?
  
      你们当严铎是吃干饭的吗?
  
      他们肯定会发现我们的秘密,届时,什么也不做,本太子只有死路一条。
  
      而且一旦事情败露,本太子会被天下人唾骂,不要忘了,他可是本太子害死的。”
  
      秦元昭一想到那种结局,他就是怕的要命。
  
      这种情况下,他不得不疯狂一回,冒一回险。
  
      是的,他只能反了。
  
      “太子真的下定决心了吗?”
  
      赵川问道。
  
      他已经意动了,怎么都是要死,反了还有活命的机会。
  
      秦元昭道“本太子一直在下这个决定,一直在等合适的机会,现在真正合适的机会是等不来了,那就只能拼了。”
  
      ······
  
      太子府。
  
      “你当真要反?”
  
      一名雪白长裙女子出声询问,她脸上遮着白纱,看不清其容貌。
  
      “不反已经没有活路,一旦赵川的罪名查清楚,这三年来的税银完全对不上,父王一定会有所怀疑的,届时本太子再动手,那就被动了。”
  
      秦元昭此时反而平静了下来。
  
      现在只有拼了,虽然心里怕,但真做了决定,反而会轻松一些。
  
      “既然你决定要反,我自然会帮你。”
  
      白裙女子淡淡地道。
  
      秦元昭道“给我调派一批江湖高手,一部分听我调令,一部分你来负责刺杀凌王和他手下的官员。
  
      当然,最重要的是,要解决守城的士兵,否则大军很难攻进来。”
  
      “可以。”
  
      ······
  
      陈朝很奇怪,为什么他会被宣进官。
  
      近日来,发生的事情,他都知道。
  
      可是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啊,至少,表面上是自己没关系的啊。
  
      难不成是秦政发现了什么,知道是自己策化的,他要找自己问罪。
  
      有这个可能。
  
      虽然,他没有害任何人,可是却把朝堂给弄的鸡犬不宁,说到罪,他更可恨。
  
      至少,秦政绝对是会这样恨他的。
  
      ······
  
      御书房。
  
      陈朝低着头,一副乖宝宝的样子,低着头不看站在他身前的秦政。
  
      只有眼珠随着秦政来回走动的脚转着。
  
      秦政不知道来回走了多久,不过终于开口了。
  
      他道“陈朝,你知道朕为什么宣你进宫吗?”
  
      “草民想一定是国君想念草民了,所以才宣草民进宫的。”
  
      陈朝连忙道。
  
      秦政轻声嗤笑一声道“你还真是会想啊,不过,这么说也没有什么不妥。
  
      不过,朕想的不是你的人,而是你对一些事情的见解。
  
      陈朝,朕想出宫巡察各地,你可愿意陪朕前往?”
  
      “出宫巡察?”
  
      陈朝一惊。
  
      “不错,这一次赵川利用职权多收税银之事,必定是闹的各事发州府百姓民心不稳,朕想过去安抚百姓,察看一下他们农耕情况。
  
      就像你说的,以民为本,朕要让明王朝的子民都能生活富足起来。
  
      本还没有急着去做,可这一次的事情,实在是让朕心痛,也深知,再不去做,日后再想弥补,怕是要晚了啊。”
  
      秦政有些微微叹气。
  
      陈朝道“以民为本,关心民生是好事,若国君真想去,草民陪着就是。”
  
      “很好。”
  
      秦政微微露出笑意。
  
      “国君,严铎严御史求见。”
  
      赵福来报。
  
      “让他进来。”
  
      秦政吩咐之后,赵福退开,没一会儿,严铎走了进来。
  
      能看出来,他似满腹心事,有些愁眉不展的。
  
      “有什么事说吧,不必拘礼。”
  
      不待严铎施礼,秦政便是开口,他知道,严铎肯定有要事才会来的。
  
      “禀国君,臣”
  
      严铎看向了陈朝。
  
      陈朝意识到,此时他是多余的。
  
      “说吧,让他听听也无妨。”
  
      秦政开口,严铎稍稍犹豫一下,便是说道“禀国君,臣近日来一直在查赵川和许官正的罪证。
  
      虽没有完全查证清楚,但是在查证过程中,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  
      他们多收税银是从三年前开始的,每年多收税银数量虽还没有完全统计,但至少都有过千万两,可是从赵川和许官正那里得到的贪污罪证,却是发现,不管是现银,还是已经查出的一些财产,都无法和他们贪污的银两对上。
  
      此事很是奇怪。
  
      臣不知道这多出的银子去了哪里?”
  
      “他们各自的老家呢?”秦政开口道。
  
      严铎道“臣还没有派人去查,但是从赵康那里,臣问出来,赵川在颍州虽然有几处宅院,但远远抵不上所贪的银子。”
  
      秦政眉头皱了起来。
  
      陈朝也是如此。
  
      消失的银子去哪了?
  
      买吃的了,所以没有实物,可怎么可能,就是大天朝的吃货也吃不了这些银子的东西啊。
  
      那不得胖成猪啊!
  
      而且,肯定是有账薄的啊。
  
      “没有账薄吗?”
  
      秦政问道。
  
      “全府都搜遍了,没有发现,臣审问赵川和许官正,二人就是不说。”严铎透着一丝无奈。
  
      “用刑了吗?”秦政问。
  
      严铎道“对他们这样的人用刑怕是作用不大。”
  
      “依你之意,这笔银子去哪儿了?你想怎么继续查?”
  
      秦政问道。
  
      严铎道“消失的银子是小,毕竟已经没有了,但消失银子的去向一定要查清楚,否则这么一大笔巨银消失,实在是奇怪,臣甚至是有些隐隐不安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”
  
      秦政听出严铎话中有话。
  
      严铎道“三年来每年若是拿出一千万两,足可以养三万精锐的军队。”
  
      “你说赵川和许官正手下有军队?”
  
      秦政一惊。
  
      “臣只是怀疑,但想想又不可能,他们即便养了些军队又有什么用,就是十万二十万,也没有用,想要谋反根本不可能。
  
      可是除此之外,消失的银子,实在是想不出去向。”
  
      严铎蹙着眉头道。
  
      秦政道“此事,你再继续去查,不管查到什么,都一查到底。”
  
      “臣明白。”
  
      严铎退了下去。
  
      “陈朝,你一向鬼心思多,你说说,这笔银子哪去了?”
  
      秦政向陈朝问道。
  
      陈朝轻哼一声,声音极小,心道你秦政这是夸我呢,还是骂我呢?
  
      不过,没有什么表示,他道“赵川和许官正的确不可能用这笔银子养军队,没什么作用。
  
      除非是养的军队足够推翻明王朝。
  
      当然,几千万两银子不足以养那么多军队。
  
      所以,对于那笔银子的去向,我也不清楚。”
  
      “”
  
      秦政险些没忍住给陈朝一脚,说了半天,你等于没说啊。
  
      见秦政有些不悦,陈朝开口问道“国君,想要什么时候出发?太子和凌王可是知道,国君准备留下谁坐镇明都?”
  
      秦政道“朕准备让凌王留守明都,让太子陪联一同前往,也让他这个未来的储君了解了下民生,免得以后做了昏君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