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王爷!太后宠不得! >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,番外之前尘一

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,番外之前尘一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群臣翘首以盼来的皇室新丁虽是个公主,可谁也没有说,公主不可治国,最重要的是,他们已经受不了两个亥时出生的小魔王的折磨,恨不得将萧芜暝请回宫中,重掌大局。
  那一封封送出去的书信承载着百官的情深意重,比起那两个小子的手段,他们的老子萧芜暝已经温和了许多。
  可这么多的书信好似是石沉大海一般,没有换来萧芜暝的一封回信。
  甚至有人开始怀疑起影卫的办事效率了。
  “破浪大人,这信真的送到殿下手中了吗?”
  破浪背着这一个孩子,手里抱着一个孩子,正忙着哄自家的崽,闻言,有些不耐地道,“影卫办事,诸位大人还怕不牢靠吗?”
  “那为何殿下没有半点音讯呢?”那几位大人困惑地看着破浪。
  “……这还要我把话给说明了么?”破浪无语望天,“殿下显然有些乐不思蜀,不想理你们。”
  “难道你们没有与殿下说,洛易平频繁滋扰百姓吗?此乃国之大患啊!”
  破浪扫了他们一眼,道,“哦,这事殿下倒还真说了。”
  “殿下说什么了?”
  “殿下说,你们这么多人,百夷之患至今未除,他开始怀疑你们的能力了,说明年科考,能换人的,就直接换人。”
  群臣一听,一哄而散,各自回了府衙,勤勉为民。
  而这个被群臣惦念着的年轻君王,此时正带着妻女悠哉地回了郸江。
  郸江的王府什么都没有改变,那些留在府里的老人将王府打扫得一尘不染,时刻等着萧芜暝回来。
  筎果喜欢郸江,故此,萧芜暝便与她留在郸江小住了一段时日。
  初夏的正午,大雨倾盆而至,筎果将知稔哄睡了后,出门去找萧芜暝。
  听厨娘说他在书房处理公事,可当她到书房的时候,书房内却空无一人。
  她本是想走,眼角却是瞥见了书桌的一角。
  忽而转身的瞬间,她想起了年少的一日,午后阳光正好,她来书房找萧芜暝,见到萧芜暝手忙脚乱的藏了个什么东西在这书桌的抽屉里。
  好奇心使然,她见萧芜暝不在,便是走进了书房,蹲在了书桌下,用簪子撬着抽屉的锁。
  书桌上的紫金香炉里点着香,青烟袅袅升起。
  这是她新学的一门手艺,不过还不熟练,她费了一些功夫,才将这锁撬开。
  筎果将那簪子随手丢在了一旁,心满意足地打开了那个封尘已久的抽屉,扬起的灰尘呛得她打了个喷嚏。
  “这是什么?”她揉了揉自己有些发痒的鼻子,拿起了那本藏在抽屉里的手札。
  瞧着这泛黄的纸,应当是有些年头了。
  那苍劲有力的字一看就是出自萧芜暝。
  “他记了什么东西?”
  筎果小心翼翼地将那本手札翻开,起初几页,不过是他治理郸江的一些事宜罢了。
  女子盘腿坐在了地上,背靠着身后的书架,一页页地翻着。
  这手札上更多的是记录了她那些琐碎的成长。
  直到她翻倒了最后一页,那纸只剩下了半页,剩下的一半已经被人撕去。
  “果子说她做了一个很长的噩梦,梦中她与本王决裂,她问我信不信,我自是信的,因为那就是前尘往事,不过看她神情,似乎并没有知道全部,望她永不再记起,如今这样的简单日子已经很好……”
  萧芜暝应当还写了什么,但筎果无从得知。
  “他知道我那时说的是过往前尘?那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?”
  筎果拿着那本手札起身,正要去找萧芜暝,眼前黑影一闪,她见到了一个老熟人。
  “洛易平?”
  他应当是来了许久了。
  洛易平瞥了一眼筎果手里的那本手札,笑着道,“你想知道萧芜暝还瞒了你什么吗?”
  筎果警惕地看着他,没有说话。
 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半掩着的窗户。
  奇怪,那些影卫呢?
  不应该会如此失职,让洛易平混了进来才是。。
  “你知道的那些,我知道,你不知道的那些,我也知道。”
  筎果只觉得自己有些恍惚,脚下生轻,眼睛不受控制地一闭,身子晃了晃,然后整个人就失去了知觉。
 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,再醒来时,恍如隔世。
  ……
  郸江的冬日,风雪很大,路上行人匆匆而过,入目皆是荒芜之景,甚至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血腥味道。
  忽然身后有人在讲话。
  她闻声望去,那声音是从萧芜暝的书房里传出来的。
  “我已经安排好了一切,沧南公主昨日在宴会上被人杀害,但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,你扮作她,去沧南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