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名门贵妻:暴君小心点 > 第三零六章 表面之下

第三零六章 表面之下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白水急匆匆走了。[燃^文^书库][www].[774][buy].[com]【更多精彩小说请访问】李思浅呆愣的一时不知道做什么才好。

    秦妃死了!

    昨天,她听到了秘闻,一个小皇子突然出现在朝臣面前,昨天,秦妃死了!

    是谁?官家?宋后?秦妃死了,会发生什么事?谁会得利谁又会因此失去一些什么?

    李思浅只觉得脑子纷乱如麻,莲生说过:大爷至孝,在他眼里心里,秦妃比他的儿女、比他的王妃都要重要得多,秦妃突然死了,大爷会怎么样?大爷性子一向温和,可就是这样性子温和的人,一旦被人触犯到底线,发起疯来会更加可怕!

    大爷会发疯……李思浅呆了呆,心里一道亮光闪过,那杀了秦氏的人,这是和大爷结下了不死不休的大仇!

    是宋皇后杀了秦妃!是官家要秦妃死!

    她听说过许多许多乔太后的故事,那个绝大部分男人都得仰望的奇女子,可她怎么会看中宋皇后这样的蠢人?李思浅目无焦距想的出神。

    宋皇后成功的把原本对皇位、对她和太子毫无想法的大爷推成了她和太子的死敌!如今的燕亲王,只怕拼上性命,也要把太子拉下来,把宋皇后拉下来。

    看来官家是打定好主意了,他要立的继承人,是那位小皇子!

    瑞宁公主在宋皇后面前的肆无忌惮,是因为官家早就告诉了她?把小皇子托付给了她?因为这个,官家才让她联姻韩家,所以才召韩征进京?

    瑞宁公主对自己的敌意不光是那段情案,还有这大位之争?莲生几乎是摆明了要替大爷争一争这天下最尊贵的一把椅子的。

    若是这样,简夫人的态度她完全能够理解,可是韩六娘子……是了,她一个小娘子,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,这样的大事,简夫人知道,韩征也会知道,可家里人却不会告诉她。

    李思浅想的通了,轻轻吁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是,为什么是现在放出了小皇子的消息?两个冬至?李思浅嘴角往下扯了扯,一周半的孩子还太小太小,这个世间,小孩子夭折这件事真是太简单了,哪怕没有阴谋也极易夭折,何况宫里朝里是现在这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小皇子甫一露面,秦妃就死了,秦妃的死,把宋皇后和太子架成了燕王的死敌,燕王一定会出手……

    李思浅思绪纷烦,官家很着急,他身体不?难道他去日无多?他才这么着急要赶紧解决掉太子和燕王?

    “夫人,燕王府那边,这会儿就去还是等一等?”丹桂见李思浅一直怔怔的出神,忍不住提醒了句。

    “现在去。”李思浅起身下炕,燕王府上还不知道什么情形。

    燕王府和平时没什么分别,进了燕王妃正院,李思浅才感觉到一份已经很浓厚的压抑和不安。

    燕王妃已经一身素服,见李思浅进来,两个女儿悠娘和娴姐儿忙起身曲曲膝给李思浅见礼。

    “悠娘带你妹妹先去歇一歇,往后几日只怕辛苦。”魏王妃柔声吩咐女儿,悠娘答应了,牵着妹妹出了门。

    魏王妃示意李思浅坐到炕上,“多谢你过来看我。”

    李思浅仔细看着她的脸,魏王妃神情安稳,透着股说不清的怅然和……轻松!

    “我记的清清楚楚,成亲那天晚上,大爷喝醉了进来的,一进门就哭,听的人撕心的难受,大爷说,他成亲了,娘娘却不能来,不能坐在明堂上亲眼看着他成亲、看着媳妇娶进门,接受儿子媳妇的大礼。他知道,只要他好,只要他平平安安,娘娘就很高兴了,可他却很难过,养心重在顺意,他是个不孝子。”

    李思浅一时呆了,不知道魏王妃怎么说起这么遥远的话题。

    “这些年,大爷无时无刻不记挂着娘娘,大姐儿出生时,他一时高兴,一时悲伤,娘娘最喜欢孩子,若娘娘在,看着大姐儿,她得有多高兴,她必定抱着大姐儿不肯松手!过年过节,大爷更是时时悲伤,天下人都能阖合欢聚,尽享天伦之乐,可是娘娘一个人困在深宫,却不能和子孙同乐,花开了,月圆了,庄子里送了新鲜的瓜果,大爷都会难过,美景美食不能先尽孝娘娘,大爷一直很悲伤……”

    李思浅越听越觉得怪异,只听的浑身别扭。

    这过的什么日子?燕王这是心理变态了吗?

    “大爷一直盼着有朝一日能将娘娘接到府里,可以日夜尽孝,聊以弥补这些年的不孝,可如今……娘娘却先走了。”魏王妃语气黯然,神情却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可秦妃这一走、这样的走法,对魏王妃和几个孩子是好还是坏?

    她知道燕王是个孝子,可没想到竟孝顺到这个份上!既然如此孝顺,为什么燕王竟丝毫没有夺嫡的念头?难道秦妃真没有母仪天下的野心?

    这会儿不是想这些的时候,不管她有没有这样的想法,不管她是怎么想的,她已经死了,人死如灯灭。

    “王妃节哀,父母总要先我们离开,”李思浅干巴巴的劝了句,顿了顿,目带谨慎的打量着魏王妃,声音低了不少,“大爷虽说一时痛苦,可一时之痛总会过去,以后的日子,有王妃和儿女们相伴,大爷只会越来越好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你来看我,”魏王妃仿佛没听到李思浅的话,“大爷性子执拗,还请李夫人代我和端木二爷说一声,让他劝一劝大爷,只看在……娘娘的份上吧,娘娘一直盼着他过得好、平平安安。”

    李思浅急忙答应,看着魏王妃,心里五味杂陈,她一直羡慕魏王妃好福气,燕王没有侧妃没有侍妾,性子温和脾气又好,谁知道……唉!

    她这番话言下之意她明白,秦妃死了,死的不明不白,谁知道燕王能做出、会做出什么事来?谁知道他会不会不顾一切、拼着粉身碎骨报杀母之仇呢?若是那样,谁知道燕王府会面临什么样的危机和后果?

    唉!

    从燕王府出来,坐在车上摇摇晃晃直到回到府里,李思浅神思恍恍惚惚都没能缓过来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