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名门贵妻:暴君小心点 > 第三一六章 旧物与新人

第三一六章 旧物与新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简夫人遣来的两个婆子能做了简夫人的陪房,且一直深得重用,自然不是笨人,知道当年简家姐妹易嫁这事是有几分蹊跷的,听了李思浅的话,心里七上八下,赶紧回来和简夫人禀报。[燃^文^书库][www].[774][buy].[com]【燃文书库(7764)】

    简夫人听婆子极其仔细的说李思浅那些寻旧物的话,眼睛一点点眯起,紧盯着两个婆子,突然打断婆子的话发作道:“她寻几件旧物,你哆嗦什么?我看你是晕了头了!下去!再敢多嘴多舌,就拨了舌头!”

    两个婆子被骂的老脸通红,垂着手赶紧退下。

    简夫人深吸了口气,端起茶抿了几口,斥退众丫头婆子,只留了自小侍候的心腹婆子黄嬷嬷,黄嬷嬷看着她的脸色,度着她的意思低低道:“大娘子当年跟靖海王府那位赵氏太妃确实比亲姐妹还亲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声音比刚才更低,“大娘子病着的时候,常给赵太妃写信来着。”

    “都死了那么多年了!”简夫人不知道想起了什么,声音微颤。

    “人死如灯灭,如今的靖海王府早就跟从前不一样了,再说,这旧物不旧物的,谁知道寻不寻得到,就是寻到,大娘子那样的脾气,可不是个肯把那些事拿出来说嘴的。”黄嬷嬷紧盯着简夫人的脸色忖度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姓李的妮子说了这么一番话,她是什么意思?她怎么想起来说这样的话?”简夫人想的是另一件事,“姚氏被囚到城外的庵里这前因后果,打听的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正要跟夫人禀报,有几分眉目了,”黄嬷嬷赶紧答道:“夫人也知道,先是寻了几个早先在姚世子妃院里侍候过的婆子,可惜一个个都是傻的,一问三不知,姚氏这边不中用,我就开始寻从前林氏太妃身边侍候的人打听,林氏太妃身边侍候的人放出来的倒不少,一连找了十二三个,都是不知情的,想着夫人等这些信儿也许有用,我正急的不行,菩萨保佑,就寻到了一个知情的媳妇儿。”

    简夫人眉头微皱,黄嬷嬷赶紧切入正题,“说这事都是李夫人挑出来的,先是李夫人黑眼珠子盯上了先赵氏太妃的嫁妆,挑着端木二爷要把赵氏太妃的嫁妆拿回来,也是姚氏不争气,拿着嫁妆单子一对,这十来年,先赵氏太妃的嫁妆竟在她手里亏出了好大一个窟窿,李夫人就闹起来了,因为这嫁妆一直在端木家二房手里打理,端木二爷为人凶悍,非要二房把亏空赔出来,他们二房穷得很,要不然也不能做替人打理产业这样的事,这么大一笔银子二房自然拿不出来,二房长媳齐氏急了,就去寻姚氏说话,就翻出了一张宜子方,说是齐氏从林相公家得的,拿给了姚氏,姚氏就是用了这张宜子方,才生下了玉姐儿。”

    “这宜子方有蹊跷?”简夫人敏感的问了句。黄嬷嬷连连点头,“事情就出在这张宜子方上,这宜子方竟不是女人吃的,倒是给男人吃的,先世子爷就是吃了这张宜子方才病重死的,因为这宜子方是从齐氏从林家得来的,那端木二爷就逼死了林氏太妃,把姚氏送到了城外庵里。我细细问了那媳妇说,那媳妇说,这些事,二爷都不知道,都是李氏想独吞赵氏太妃的嫁妆,使尽手段挑出来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林太妃那么精明的人,竟栽在了李氏手里。”半晌,简夫人才白着脸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就是巧了,”黄嬷嬷陪着一脸的笑,“齐氏要是不找姚世子妃闹那一场,也不能有后面的事,李氏运气好,就是一个巧字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!”简夫人突然烦躁异常的摆着手,“我也是看在玉姐儿这孩子可怜,想帮她把她娘接回来,也没想过旁的事,这天底下就是好人难做!算了,不管她了!”

    黄嬷嬷眉梢似有似无的动了动,她家夫人从小就这样,明明是这样想的,非要那样说。

    “你亲自跑一趟,看看六娘的骑马装做的怎么样了,还有二爷的几套衣服,你再去看一遍,从里到外,千万不能少了东西,还有,再对一遍尺寸,长一分短一分都不行!就交你手里收着,明儿就要用了,一丝儿差错也不能有!”简夫人突然调转话头吩咐道,黄嬷嬷急忙答应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黄嬷嬷正要出去,却又被简夫人叫了回去:“林家大娘子的亲事有什么准信儿没有?”

    “还没有,头前提的一家,官家发过话,说是林相公的孙女儿不能让人轻贱了,后头江老夫人又提了好几家,都是门当户对,人品俊秀的,可林大娘子一家也不肯吐口,因着官家有话,谁也不好委屈了林大娘子,这事就耽在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简夫人眉头又往里皱了皱,林家这位大娘子真够不要脸的,堂堂的相府姑娘,好好的正头夫妻不做,非要上杆子给人家做妾!这么不要脸的人,六娘那个傻孩子可对付不了,得赶紧把她嫁出去!

    还有那个李氏……也太精明了些,这根草斩了,一定得除根!

    端木守志一个人坐在屋里一杯接一杯,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,只喝的浑浑噩噩,脑子却分外清明。

    天黑了,三哥该回来了,他该去找三哥去求亲了,明月妹妹明知道自己心里没她,为什么还非要嫁给自己呢?自小到大,她就是这性子不好,算了,她要嫁,他就娶,他无所谓,娶谁都是个娶字,除了这心……这心已经没了,他想给也给不了了。

    端木守志脑子里纷乱无比却又清醒无比,脚步踉跄一路跌撞冲进三哥端木明节的院子,一头扎进上房。

    “怎么醉成这样?快让厨房赶紧做醒酒汤送过来!四弟散了朝回来象是没出去,怎么醉成这样?”熊三太太大着肚子,正和端木明节对坐在炕上吃饭,见端木守志酒气冲天一头扎进来,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端木明节忙下炕扶他坐下,端木守志两只手乱挥,“我没事,是多喝了两杯,不过没醉,你看我,好好儿的,清醒!三哥,我有要紧的事找你,大事!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