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之衙内 > 第五章 初会周先生

第五章 初会周先生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爸爸,我要看图书。”
  
  我斜眼瞥一眼老爸,试探着说道。
  
  所谓图书就是连环画,有的地方也叫小人书。一段时期内是小孩子最主要的课外读物。但是在一九七六年,这个要求无疑有点过分。当时出版物也是少得可怜,大部头的是《选集》,小本子乃是《语录》(俗称红宝书),其他的,包括马克思的《资本论》和鲁迅先生的著作都不是经常能看到。
  
  老爸全然未料到我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,愣了一下。
  
  我不容他思考,马上接着说:“听说周先生家里有图书,我要看!”
  
  老爸笑了,温和地说:“周先生家里是有书,但是不是图书,你看不懂的。”
  
  其实我也一点都没指望在周先生那里找到我喜欢看的书,这不过是个借口,好让老爸登门去拜访一下这位眼看就要时来运转的周癫子。
  
  “不嘛,我就是要看图书,我要去看嘛……”
  
  不得已,我开始使用七岁小屁孩的特权——撒娇!只不过是一边撒娇一边浑身暴起鸡皮疙瘩。为免错失良机,说不得,只好肉麻一回了。
  
  为了增加撒娇的力度,我甚至拉住老爸的手,左右摇晃。
  
  汗!
  
  看来我还真有演戏的天赋!
  
  老爸没奈何,只得投降:“好好好,去看去看……”
  
  因为决定要去看周先生,老爸还破费一块多钱,叫小舅去合作社买了两包糖——四个桔饼和一斤饼干。又请外婆拿出压箱底的存货——腌制的米粉肉,也包了一包,另加一斤面,算是四色进门礼。
  
  这在当时的农村,已经是非常贵重的礼品了。惹得二姐直冲我翻白眼。要知道这些好东西,便是我们自己也难得吃上几回,为了我莫名其妙的一句“看图书”,就全要变成人家的东西了。
  
  好在老爸是出了名的孝子,对外公外婆可孝敬了。外公倒是很支持。
  
  “周先生是有大学问的人,晋才也是读书人,该去走动走动。”
  
  晋才是老爸的名字。老爸读到中师毕业,在那时也绝对算得上知识分子。外公没读过多少书,但是对读书人很看重。
  
  因为要去看电影,外婆破例提前做了晚饭。吃过饭,老爸带着小舅和我们姐弟三个,施施然向麻塘湾而去。外公外婆年纪大了,听不懂电影里的普通话,却不愿凑这个热闹。
  
  麻塘湾离柳家山不过几里地,一家人说说笑笑,很快就到了。农村放露天电影,通常是在大队小学的操场或者是大一点的晒谷坪。这时候天色还早,太阳尚未下山,老爸吩咐小舅去找大队支书派人挂银幕支场子。一个大队轮到放场电影不容易,支书和大队长都是毫不保留地予以支持,让派什么人便派什么人。小舅也就是十七八岁的小后生,得了这么个显摆的机会,自然极是乐意。
  
  他才不愿意去见周癫子呢。
  
  二姐三姐也不愿意去见周先生,跟着小舅去支书家了。
  
  严格说起来,周先生是个外来户。解放前,他母亲带着他逃荒来到麻塘湾,嫁给当地一位周姓农民,他也就改姓为周,在麻塘湾落户扎根。他打小聪明勤奋,酷爱读书,五十年代初考上人民大学,成功脱出农门,成为城里人。听老辈人说,那会子的周先生是极为风光的。只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,风水轮流转,没料到文化大革命让周先生一下子打回原形。
  
  当时农村几乎没一栋像样点的房子。周先生家尤其破败,三间土砖屋,到处漏雨透风。周先生在省城分配工作后,将寡母接到城里定居,也就没修葺老家的旧房子。
  
  “周先生在家么?”
  
  尽管周家的木板门只是虚掩着,老爸还是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。
  
  “哪个?”
  
  屋子里传来一个疲惫的女声,想必是周先生的妻子。
  
  “我是柳家山的柳晋才,来拜访周先生。”
  
  老爸说话很是客气,甚至用到了“拜访”这个词。那会子农村人讲话很少这么文绉绉的。不过既然来拜访大知识分子,也不能显得自家太没有水平了。
  
  “吱呀”一声,木门打开,一个头发花白的妇女满脸堆欢出现在门内。
  
  “原来是柳老师,真是稀客,快请进……”
  
  老爸不觉略略有点得意。老爸一辈子最好的就是个面子。周先生虽然现在失了势,周夫人追随丈夫毕竟是见过大世面的,这个态度让老爸很是受用。
  
  “快请坐……哎呀……柳老师你太客气了,乡里乡亲的,串个门还带什么东西?老倌,老倌,快出来,柳老师来了……”
  
  “什么事大惊小怪的?”
  
  随着这个沉闷的声音,周先生自里间慢条斯理走出来,带着个黑框眼镜,头发花白,胡子拉碴的,却是满脸傲色。当然,不是狂傲,而是那种读书人的孤傲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