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之衙内 > 第七章 公社严主任

第七章 公社严主任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一九七六年九月九日,领导人民整整二十七年,伟大的领袖、伟大的导师、伟大的舵手、全国人民心目中永远的红太阳与世长辞。
  
  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国土上,处处飘扬着沉缓的哀乐,无数朴实的工人农民泪如雨下。
  
  我当时正跟着周先生认真学英语,卷起舌头,口中念念有词,大队的高音喇叭忽然播出哀乐,周先生顿时目瞪口呆,随之顿足捶胸,悲不可抑。
  
  早知先生是性情中人,只是没料到他的反应竟然如此激烈。我不由得大是感叹,他们那一辈的人,对领袖的感情那可真不是盖的。
  
  而师母的反应更是完全出乎意料。
  
  老人家全然不顾脸面,一屁股坐倒在地,双手拍打着黄土地面,一边嚎哭一边念叨。
  
  “这可怎么得了啊?主席逝世了,可怎么办啊?老倌,你的右派帽子,谁给你摘啊?”
  
  原来如此。
  
  周先生一怔,随即喝道:“闭嘴,你怎么敢乱说话?”
  
  “我怎么不敢说?这样的日子,我一天也不想过了,还不如死了的好啊……”
  
  师母也是麻塘湾大队土生土长的人,没正经上过学。周先生的母亲给他定的娃娃亲。先生是个厚道人,坚持糟糠之妻不下堂。
  
  我不由暗暗摇头。都说人到中年,诸事沉稳。其实面临大事,真正能镇静如衡的并不多。周先生这般见过大世面的人物,称得上学富五车,一时间也有些失措。
  
  师母不管不顾只是个哭诉,周先生又气又急,却是止歇不住,紧张地环顾四周,幸好无人在侧。
  
  我见不是了局,忽然说道:“伯伯,有收音机吗?”
  
  我倒不是怀疑这个消息有假。这样的事情,全国没一个人敢拿来开玩笑。但我知道,我人微言轻,正面劝阻断然行不通,当此大事,谁理我这个小屁孩啊?只有行釜底抽薪之计,转移他们的注意力。
  
  “有有,有收音机……”
  
  周先生如梦初醒,连连点头,飞跑去土砖屋里拿收音机。
  
  所谓“秀才不出门,能知天下事”,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,哪怕没有夜饭米下锅,收音机是万万不肯当掉的。
  
  也是事急慌乱,周先生竟然忘记他这个宝贝收音机,已经坏了好些日子了,无论先生如何捣鼓,就是不肯发出半点声响。
  
  周先生气急败坏,就要将宝贝疙瘩一把摔了。
  
  我急了,忙叫道:“伯伯别急,给我看看。”
  
  “你?”
  
  周先生顿时瞪大眼睛。
  
  “嗯,我跟爸爸学过。懂得一些原理。”
  
  我笃定地点点头。
  
  周先生将信将疑,抱着姑妄信之的态度,将收音机递给我。
  
  “师母,有剪刀吗?”
  
  估计螺丝刀、钳子之类工具,先生家是不会有的,只有用剪刀将就一下了。
  
  周先生这个收音机,乃是青岛无线电二厂生产的“五七牌”五管半导体收音机。到二十一世纪,堪称古董级文物。好处是结构简单,缺点是特别容易出毛病。
  
  上辈子因为家学渊源,我选择学工科(嘿嘿,有点往自家脸上贴金的意思,其实就是个修理工),在外打工多年,大大小小的电器设备修过不少,手特别灵巧,还是市里业余无线电爱好者协会的理事,整个破半导体收音机全然不在话下。
  
  我用剪刀三下五除二拆开收音机外壳,动作熟练无比,正是积年老手的手段。简单检查一下,因为没有万用电表,无法确定元件是否损坏。只是将线路理了一下,接好两个断头,然后一调试,嘿嘿,竟然就成了,也算侥幸。好在先生对无线电一窍不通,没有随便瞎折腾这个可怜的古董收音机。不然的话,怕是没那么容易修好。
  
  先生和师母见我几分钟就整好了收音机,都是大眼瞪小眼,极为惊异,甚至一时之间忘了悲戚。虽说柳晋才是电管站的技师,小俊可算得家学渊源,只是这个修理工也未免太年幼了点。别的七岁小孩,恐怕只会放牛割草捏泥巴蛋子,连收音机都没见过呢。
  
  见了先生惊讶的神情,我心里微微一笑。原本不想出手的,只是害怕师母如此不管不顾地哭闹,万一被别人听到,可是大大不便。毕竟文化大革命尚未结束呢,都说“黎明前的黑暗”,这时候再惹点啥的不是,却不值得。
  
  修好一个破收音机,固然令人惊讶,想来还不至于让人浮想联翩。
  
  这一招“釜底抽薪”却是大见成效,师母不再哭闹,凑过去与先生一起听收音机里面播报的消息。
  
  先生见我一直规规矩矩站在旁边,就摆了摆手:“小俊,你先回去吧。伯伯今天不能教你了。”
  
  “哦。那伯伯和师母多保重。我先回去了。”
  
  先生虽在悲伤之中,仍朝我点了点头,露出一丝欣慰。他可不像我一样,清楚知道今后时事的走势,如今伟大领袖骤然辞世,只觉得前途一片黯淡。有我这么一个体贴懂事的学生,也算是个安慰。
  
  我想了想,拿起欧阳修的《五代史》,告辞而去。
  
  主席辞世,对全国所产生的震动和影响都是巨大而深远的。但对于柳家山大队这样的偏僻乡村,人们更多的怀着一种朴素的感情来悼念伟大领袖,当然,也有许多彷徨不安的成分。
  
  老爸在次日就赶回了家里。
  
  学校停课三天,以示哀悼。我难得有点空闲时间,好好看看《五代史》。外婆不识字,不知道我看的什么书。但见我认真学习,却是十分开心。
  
  老爸一进门,我便收起《五代史》。老爸是识货之人,我可不想多费口舌去解释学了几个生字之后咋就看起了《五代史》。
  
  往昔老爸只要一回家,家里必定欢声笑语。我们姐弟几个围着他问东问西,便是外公外婆,偶尔也会问上几句。今天情况不一样,外公外婆只是点点头,说一句“回来了”。二姐,三姐更是规规矩矩。却原来大队部有通知,七天之内,不许唱歌不许笑。
  
  这也算是朴素的农民兄弟表达的对领袖最深切的哀悼之情。
  
  我却不理会这许多,管天管地,还管人吃饭拉屎不成?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