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下载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重生之衙内 > 第九章 无线电

第九章 无线电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“兆和,你怎么搞的?不是跟你说过一万次了,不要带小俊下河?你怎么就是不肯听呢?小俊要是……可怎么得了?”
  
  老妈惊慌失措,连鞋都来不及脱,直接跳入河中,一把将我搂了起来。
  
  我心中一阵酸酸的,竟然有要流泪的感觉。
  
  就是在前世,我也差不多有一年没见过老妈了。总是在外打工,与亲人聚少离多。
  
  河岸上,大姐二姐三姐一字排开,朝我扮鬼脸。
  
  我这才意识到,老妈还在不停地修理三哥。可怜三哥眨巴着眼,提着个水桶站在水里,不敢吭声。
  
  我又是小眼睛一转,计上心来。
  
  (再次声明,鄙人成年之后,剑眉朗目,浓眉大眼,乃是帅哥样板。考虑到前世半辈子草根,没什么人待见我,偶尔自恋一把也属应该。各位看官老爷勿要呕吐。)
  
  “妈,你不要怪三哥了,是我自己要来的。”
  
  “小俊,妈妈跟你说过,你是小孩子,不许玩水的。”
  
  老妈将我抱到岸边,从头捏到脚,确定我没有任何伤痕,这才长长吁了口气,埋怨道。
  
  对付老妈,我经验丰富。当下小手一伸,扑到老妈怀里,搂住她的脖子,笑道:“妈,你老不回来看我,我可想你了。”
  
  老妈立即眉花眼笑,将满腔怒火抛到九霄云外,连连亲吻我的脸颊。
  
  “小俊乖崽,妈妈也想你!”
  
  我心下暗笑。这一招用了几十年,百试百灵。
  
  “妈,水都快泼干了,咱们把鱼都抓回去吧。我想送给周老师,他好久都没吃过鱼了。”
  
  这倒不是矫情,我也确实有这个想法。周先生实在是太苦了。再说我总不能跟老妈讲我想吃肉,那会让老妈心中愧疚。前世我这个儿子已经做得很失败,难道重生之后,仍然这么混账不成?
  
  “周老师?”
  
  老妈一时回不过神来。
  
  她还不知道我拜周先生为师的事。
  
  “是啊,我现在每天跟着周老师读书。就是周先生啦。他对我可好了,教我语文算术,还教我学英语呢。”
  
  “小俊真是乖崽,真懂事,真有孝心。”
  
  老妈听我那么喜欢读书,着实夸了几句。眼睛却是直瞄那个河坝。
  
  “妈,你看,很快就能抓到鱼了。这时候放弃,太可惜了。未免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!”
  
  这话说得就不是一般的有水平了。倒也不是成心卖弄,只不过在最亲近的人面前没有什么顾忌,冲口而出。一说出口我就有点后悔,好在老妈察觉不出来。
  
  “哎呀呀,瞧瞧我的乖崽宝,才读小学一年级,就会用成语了。”
  
  老妈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。
  
  我趁热打铁:“这都是跟周老师学的呢。”
  
  “那好,就把鱼抓起,给周先生送去。华子,叶子,你们都去帮忙。”
  
  华子是大姐柳华。
  
  大姐二姐答应一声,卷起裤腿就下到河中。三姐也想去,被老妈拦住了。
  
  “小嫣,你就不要去了。”
  
  三姐还不到十岁,其实玩心也挺重的,无奈之下只得委委屈屈站在岸边,眼巴巴地瞧着。
  
  我微微一笑,冲她猛做鬼脸。
  
  三姐气得不得了,扭过头去不理我。
  
  唉,这都怎么回事。穿越之后,不但身体返老还童,心态居然也变得越来越年轻。该不会是潜意识里有些倚小卖小,刻意装嫩吧?
  
  管他的!咱本来就只有七岁,嫩得滴水的年龄。前世的时候,可是正流行装嫩,据说上海的女大学生,竟有“嫩”到以奶瓶喝水的。比起我现今这点表现,那可惊世骇俗得多了。
  
  大姐二姐一加入战斗,越发进展得快,不到半个小时,小河坝基本干涸,所有鱼虾鳅蟹一体成擒,无一漏网。虽然没有过称,瞧那架势,总有两斤上下。尤其是一条特大号的黄鳝,如同一条小小的水蛇,怕不有三四两重。
  
  尽管堵河坝功劳最大的是三哥,既然老妈到了场,战利品自然归老妈处置。一切缴获要归公嘛,呵呵!
  
  老妈看着水桶里活蹦乱跳的小鱼小虾,很快有了决断。说是一分为三,一份归三哥,一份归自家,一份给周先生。
  
  不愧是做公社干部的,处理事情极有魄力。
  
  老妈只上过两年学。这已经很了不起啦。我记得老妈是四零年生人,旧社会女孩子哪有读书的机会?这两年学还是参加工作之后才上的。老妈自幼特别能吃苦,全国大修水利的时候,担任“铁姑娘队”的队长,依靠扎实的工作硬是招了干,吃上了皇粮。老妈的故事在柳家山,在整个红旗公社,差不多都成为了一个传奇。如果写成小说,便是汉语版《钢铁是怎么炼成的》。
  
  无论前世今生,老妈都绝对是我崇拜的偶像。
  
  我指着那条大黄鳝说:“妈,这黄鳝很补的,留给你吃吧。”
  
  黄鳝营养价值高,老辈人都知道的。
  
  老妈大是感动,摸摸我的脑袋,脸上露出无比慈爱的神情,点了点头。
  
  “伯伯,我给你送鱼来。”
  
  周先生看着大海碗里煎得金黄喷香的小鱼小虾,愣住了。
  
  “小俊,哪来的鱼?”
  
  “我和三哥去堵了一个河坝,抓的。是我妈妈煎好的,可好吃了。”
  
  想起刚才吃过的煎小鱼,我不觉又舔了舔嘴唇,真是嘴有余香啊,仔细想想,似乎两辈子都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小鱼呢。
  
  周先生双手颤抖着接过瓷碗。师母更是眼圈一红,撩起衣襟擦眼泪。
  
  碰上这种事,我脸皮就薄,两辈子落下的坏毛病,见不得这个,赶紧鞠一个躬,说声“伯伯师母再见”,车转屁股飞也似跑了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下载